特朗普十大败因

特朗普黯然退场,他做错了什么?美国精英阶层仇视懂王的10个理由!

来源:产业经济观察

作者: 杨飞

美国大选基本已经尘埃落定,虽然特朗普对邮寄选票反应很大,但是缺乏支持,要改变结果几乎不可能了。美国总统一般都会担任两届,只担任一届实际上意味着失败,过去四年特朗普向美国人的承诺和做过的事,大概率都会被民主党推翻。

那么,特朗普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被美国精英们抛弃?实际上美国精英阶层不只是早就抛弃了特朗普,还从他当选第一天就一直敌视他。

一、要求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激怒民主党

虽然奥巴马在通过医保法案时,也是一意孤行,完全无视共和党人的意见。但毕竟医保方法是民主党努力了十几年的成果,也是奥巴马引以为傲的成就。而特朗普上台后马上就要求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医保法案牵扯到太多人的利益,尤其是民主党人的利益,特朗普一上台就彻底激怒了民主党。所以之后民主党一直就没放弃弹劾,提前赶特朗普下台。

奥巴马医保法案重要在哪里?奥巴马医保法案要求,所有美国公民都必须购买医疗保险,雇佣50人以上的公司,也必须为雇员购买医疗保险。多收的保费,主要为低收入人群提供医疗保障保险公司不能以个人身体状况,拒绝其投保或者收缴不同保费。也就是说有病的人、刚刚生病的人,都可以向保险公司购买保险,而且保费与健康的人一样,保险公司不能区别对待。

低收入人群、老年人、患病的人以及那些追求理想的人,自然非常支持奥巴马医保。但是,美国中产阶级、企业主、年轻人、保险公司就不高兴了。

奥巴马医保法案的实施,实际上让美国政府变得拥有更大权利,而共和党一直强调小政府、大社会。这是两党的根本分歧。同共和党不同,民主党人大多数是职业政客,靠政府吃饭的。特朗普要砸民主党的锅,民主党自然要拼命。

所以我们也能理解今年大选,奥巴马亲自出来为拜登助选,比拜登更加积极,还主动给选民打电话,求他们给拜登投票。前总统亲自出来拉票,在以前是极为少见的。

二、fake news 敌视主流媒体

特朗普对待媒体、记者的态度让人很困惑。他只回答他喜欢的问题,稍有不满就拒绝回答或者对记者恶语相向。动不动辱骂CNN等美国主流媒体。这些媒体以往可是控制着美国舆论的,在一定程度上这些主流媒体认为是他们而不是政客统治着美国。特朗普最终为他的蛮横付出了代价。

大选前美国各主流媒体一次次的民调中拜登的领先,其实代表的并不是民众的想法,民意调查找谁调查,怎么调查,想调查出什么结果,完全是由调查者决定的。前苏联统帅斯大林同志曾经说过“重要的不是谁投票,而是谁计票”,放在这里也可以说“重要的不是调查谁,而是谁调查”。

所以你不可能在其他国家看到这么一个奇葩现象,总统的话很难从主流媒体传出去,所以他只能拼命发推特和脸书,但是他在推特和脸书上的发言一涉及敏感话题就被推特和脸书屏蔽。大选结果还没出,贵为一国总统,在自己国家的主流社交平台搜索中,已经是loser的唯一结果了。而他质疑对手拜登选票不合理增加的推特,直接被系统屏蔽。

另一个奇观是,美国大选本来就是竞选人之间互相揭底、攻击,让选民在候选人中选择尽量干净的总统。但是拜登拿特朗普避税这种完全合法的事情炒作,所有媒体、大报都放在头条。而特朗普拿出铁证的拜登儿子利益输送违法丑闻,却被美国主流媒体无视,大报根本不报道,脸书、推特完全屏蔽。即便特朗普让国会传唤推特、脸书CEO,也没有任何效果。

三、疯狂退群,伤害美国精英世界警察优越感

特朗普上任以来,一言不合就退群,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到伊核协议,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到人权理事会,从《中导条约》到《巴黎协定》,甚至世界卫生组织,美国都退了个遍。即便连WTO这样的国际组织,特朗普也威胁要退群,还欠缴了巨额的联合国会费。

要知道美国人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就以世界警察自居,美国精英阶层长期潜移默化的优越感,让他们认为美国理所应当是世界各国的带头大哥。虽然二战后,欧洲、日本早已从废墟中复苏,中国、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综合实力也天翻地覆,但大部分美国人仍然有特殊的情节。

特朗普的退群,无疑让美国人意识到他们也只是一个普通国家,短期内美国人在感情上是无法接受的。尤其是很多移民,去美国就是冲着灯塔国的光辉去的,特朗普的行为等于直接关掉了灯塔,说我们美国以后只关心钱了。

四、全面倒向犹太人,招致反犹太力量反扑

犹太人虽然强大,但是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都不喜欢犹太人。犹太人虽然有钱,智商也高。但是致命的问题是犹太人的人口太有限,只占世界人口的0.2%,在美国人口中也微乎其微。自古以来富裕而过于聪明的犹太人就受到其他民族的仇视。特朗普把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就是承认了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这是阿拉伯人不可能接受的。

犹太人有多么牛逼,就有多少人讨厌他们。为了讨好犹太人,特朗普的宝贝女儿伊万卡还嫁给了犹太人,甚至改信了犹太教。但是讨厌犹太人的人手里有选票,这就是特朗普所不想看到的。

五、无差别贸易战,没有盟友

特朗普可不是只对中国打贸易战,日本、加拿大、墨西哥、欧盟各国、印度等等,特朗普打贸易战是无差别的,根本不管你是谁。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是与所有人斤斤计较,占了美国便宜不行,多拿了美国一针一线都不行。

对于特朗普来说,看谁都像是在占美国便宜。和美国外贸进出口有顺差不行,影响美国农产品出口不行,工厂不放在美国不行。国际经济体系里的顺差和逆差都不是单独现象,而是世界产业链分工的结果。要改变这种现状,必须要经过长期的计划和准备,剥丝抽茧,哪能像建国同志这么粗暴、瞎搞呢。结果,他每次折腾后,最受伤的都是美国企业。

六、新冠疫情后反科学,被高学历选民鄙视

截止11月7日,新冠肺炎在美国累计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000万,死亡人数超过24万。显然对一个在任总统来说,无论再怎么辩解,都是没办法为自己推卸责任的。在新冠疫情发生后,特朗普的反智、反科学一面充分暴露。

首先,他自己一直在说新冠肺炎是大号感冒,然后不让美国人戴口罩,即便后期美国上下已经接受了戴口罩是必须操作后,特朗普仍然嘴硬,甚至以自己和支持者不戴口罩为荣。

其次,作为美国应对传染病的最高医学机构CDC,在疫情开始就被特朗普剥夺了权利,在这场疫情中,CDC完全成了可有可无的配角。而美国的国之重器,类似中国疫情中钟南山院士这样的首席科学家福奇博士,也完全被特朗普无视,甚至一直是他甩锅的对象。近期更是多次放话,要解雇福奇。

特朗普还公开嘲笑拜登听“科学家的话”,批评福奇是“灾难”。这也难怪,连《科学》《经济学人》这些世界顶尖的权威期刊编辑们都前所未有地公开呼吁选民不要投票给特朗普。下图《经济学人》期刊的封面,在大选前就已经说总统必须是拜登。

七、黑命贵运动中,把抗议的黑人和白左称为暴徒,自己断送了政治生涯

今年的黑命贵运动,虽然导火索是一名黑人被白人警察粗暴执法致死,但只有却演变成大规模的抗议、骚乱与系统性的打砸抢。

而民主党人则利用了黑命贵运动,在背后煽风点火,添油加醋,差点让黑命贵运动动摇了美国制度的根基。连华盛顿、林肯这些美国国父们的雕像很多都被玩嗨了的黑人和白左们推倒了。民主党在这次黑命贵运动中,把政治的黑暗一面表现的淋漓尽致,只要能让黑人仇恨特朗普,把整个美国毁了民主党也毫不在乎。

而特朗普也非常配合,一直旗帜鲜明地说这些抗议骚乱的人是“罪犯和暴徒”,应该去镇压。特朗普虽然是个疯子,但在黑命贵运动中,还是守住了美国的传统价值观。而不像民主党只要能拿到选票,可以无底线去讨好黑人、同性恋、偷渡移民、吸毒的瘾君子。但黑人手里有大量选票,特朗普输掉大选就顺理成章了。民意调查中,虽然特朗普得到了56%的白人选票,但87%的黑人都支持拜登。

八、减税、小政府对抗华盛顿沼泽,被体制反噬

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总统时就提出要抽干华盛顿沼泽。意在彻底改变华盛顿的政治生态,他许诺要建立一项禁令,防止一切行政部门官员在离职后对政府决定的干预和游说。华盛顿沼泽就是美国已经形成的腐败的官僚体系。

美国虽然传统上是一个小政府的国家,公务员在美国的地位传统上也并不高。但是在世界各国,政府的规模和权利都有无限扩张的本能,美国也是如此。建国初期,美国的国父们都是兼职,连美国军队也都是临时从各州招募来的民兵。英国军队火烧白宫,就是因为各州民兵不认为华盛顿这个首都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也对联邦政府没感情,没抵抗就撤走回家了。在这之后,从美军开始,美国联邦政府伴随着不断的战争,逐渐进行扩张。到现在美国政府也已经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组织了。

对于政府来说,最关键的就是预算。共和党一直都主张限制政府预算,这就必然会带来政府人员和事务工作的减少。特朗普上台以来,对各政府部门也一直在大幅度减少预算。比较一下,奥巴马当总统时,给自己加薪几次,而特朗普则和全家在白宫不拿薪水。

但是体制不是个人的力量能够对抗的,美国也已经有太多公务员,有太多机构和个人依靠政府吃饭了。特朗普坚持大幅减税,实际上挑战的是“华盛顿沼泽”,挑战的是美国不断成型的官僚体系。特朗普失败是一种必然,今年他还能拿到那么多选票,就已经是奇迹了。

九、减少教育拨款让美国大学站在了特朗普的对立面

这次选举中,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特朗普不仅是农村包围城市,而且是农村包围大学城。从俄亥俄州的选举地图上就可以看得很清楚,几所主要大学所在的地区都不支持川建国。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事情都和钱有关。特朗普上任后不仅大幅削减联邦科研经费投入,还一直在减少教育经费。美国的公立大学自然受到直接冲击,教职员工收入和经费缩水。而且还不只是公立大学,美国的私立大学从政府手里获得的资金也不是小数,公立大学经费缩减,私立大学能从政府手里拿到的钱就更少了。

今年疫情下,美国很多大学都面临严重危机,全美已有33所大学宣布永久关闭,连哈佛大学这样美国最有钱的大学,都出现了1000万美元的财政赤字。疫情初期美国国会拨出140亿美元,建立高等教育紧急救济基金,以解决大学以及学生因疫情受到的影响,这笔资金里哈佛大学拿到了860万美元。但就这点钱,特朗普也公开在新闻发布会上要求哈佛大学还钱,最终哈佛大学顶不住舆论攻击和政策施压认怂

十、墨西哥修墙,丢失了拉美裔选民的支持

相比黑人,作为移民国家的美国,未来最大的危机其实是来自于拉美裔,尤其是墨西哥人。美国人口比例,白人63.7%,拉美裔16.3%,黑人12.6%,亚裔4.9%。未来拉美裔人口比例还会快速增加,据预测,2050年,拉美裔人口比例将会达到28%。美国的非法移民也主要来自拉美国家。

特朗普一上任,就坚持在墨西哥边境修墙,就是为了阻止来自拉美国家的移民人数增加。这也导致了很多移民家庭父母、子女分离。从美国的角度,是能够控制住非法移民的剧增。但特朗普本人必然会失去庞大的拉美裔族群的支持。

————-

特朗普在总统辩论时挖苦拜登,说自己上任四年做的事,比拜登47年都多。作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参议员,最年老的“总统”,拜登从30岁起就开始在美国权利核心混了,虽然没什么贡献,但也没犯过什么大错,拜登最大的能力就在于能团结最广大的美国精英和幕后大佬们。

特朗普这样的外行政客,一上来就什么都想搞,改革一个接着一个。他确实应该思考下为什么拜登在华盛顿47年什么都不干。对于政客来说,不出错比什么都重要。特朗普就像隋炀帝杨广一样,恨不得几年时间让国家完全变样,但对一个国家来说,不折腾比什么都重要,特朗普也还没有实力和资格挑战华盛顿沼泽和原有的格局。

懂王的四年,用实力演绎了不作不死。据说他下台后,个人破产可能性很大,虽然在他的一生中已经破产过6次,但他得罪了太多人,这次就不那么好东山再起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